福建水产设备联盟

不做博后在美国一样当PI—【聚焦华人生物圈中的“另类”学者】

BioArt 2020-09-30 14:11:12

BioArt按

一般来说,要想在生命科学领域成长为一个PI(principal investigator,国内喜欢翻译为“课题组组长”),花5-7年拿个PhD然后再做上3-5年博后应该算是标配了。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在美国做完博后然后能拿到教职做PI的大概不会超过十分之一,然后如果把这些博后限定在华人圈内,这个比例恐怕还要低。不过,总有那么些不一般的华人(包括国内培养的博士)不做博后就能在美国拿到教职做PI。下面本文介绍几位具有代表性的PI:




芝加哥大学赵英明教授

赵英明教授早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1997年在Rockfeller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随后获得大学教职,是当年洛克菲勒大学应届毕业生中唯一未经历博士后阶段而直接取得大学教职的博士学位获得者。赵英明先后任职于美国纽约西奈山医学院(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达拉斯)助理教授与终身教职副教授,2008年至2012担任美国芝加哥大学终身教职副教授,2012-至今为美国芝加哥大学终身正教授,2011年起被聘为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其主要方向是蛋白质组学、蛋白翻译后修饰和生物质谱学。赵教授研究组是目前世界上发现蛋白质新修饰最多的实验室,已首先报道了赖氨酸的丙酰化、丁酰化、巴豆酰化、丙二酸酰等新蛋白修饰。曾在CellNatureNat Chem BiolMol CellPNAS、Chemical Reviews等一流学术期刊上发表多项研究成果。



(2015年10,赵英明教授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作报告)


赵英明教授早年在洛克菲勒大学师从质谱领域的大师Brian T. Chait教授(2015年获得美国质谱年会“杰出贡献奖”),在其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工作发表了大量的研究论文(见下图)。
细心的读者可以从上图第八篇论文的一作看出点什么,其实一作秦钧教授(198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系)亦是从Brian T. Chait教授实验室出来的杰出的华人学者。秦钧教授此前为贝勒医学院正教授,现为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背景蛋白质组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973”首席。在质谱仪器设计、蛋白质组研究方法进展和生物研究等领域有较深的造诣,尤其在DNA损伤反应、大规模转录调控研究、通过分离鉴定内源性蛋白质复合体发现核激素,鉴定体内翻译后修饰并诠释功能特性等方面有突出贡献。


近几年来,赵英明教授团队通过质谱在组蛋白上鉴定到了非常多的新修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工作是2011年9月发表在Cell上题为“Identification of 67 Histone Marks and Histone Lysine Crotonylation as a New Type of Histone Modification”的文章,该文被Cell杂志编辑选为2011年为数不多的几篇亮点文章之一,这项工作发现的新组蛋白修饰位点大大丰富了染色质表观遗传修饰的内容。2015年创刊十周年的《Nature Chemical Biology》在迎来自己生日的同时,精选了一些备受关注的研究论文,其中就包括赵英明团队的文章“Identification of lysine succinylation as a new post-translational modification”(另一篇文章是芝加哥大学何川教授组的文章,首次发现FTO可以调控mRNA上m6A修饰),这篇文章鉴定到的新修饰为赖氨酸琥珀酰化。乘着Cell的东风,2011年后,赵团队继续研究了不同新修饰的功能,文章产出很高,2016年4月又在Mol cell杂志上同时发表两篇文章分别研究了组蛋白赖氨酸上三羟基丁酰化和丁酰化修饰的功能。目前赵英明教授在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担任客座研究员,其实验室培养出来的的博后谭敏佳博士(2011 Cel文章l一作)目前以“青年千人”的身份在药物所担任研究员。


宾夕法尼亚大学助理教授Junwei Shi




Junwei Shi博士最近在mitbbs比较火,有人专门开辟一贴来讨论。不为别的,就是因为Shi博士2016年获得博士学位后直接拿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职直接成为助理教授做PI了。Shi 2008年才从中山大学本科毕业,8年后获得博士学位(不代表博士读了8年)后直接做PI,不可谓不牛。从下图的代表作不难看出其中一作文章5篇,而且都是发表在知名刊物上,2011年筛选到的药物靶点BRD4确实给他后续的工作带来了很多延伸工作。不过从他目前独立的实验室网页来看,他把研究对象转移到肝癌上(此前的研究是白血病),试图从表观遗传的角度研究肝癌的发生机制。




内华达大学医学院陈琦博士



陈琦博士本科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随后在中科院动物所段恩奎研究员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留所任助理研究员,2015年move到美国内华达大学医学院做PI。目前陈琦博士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他们近年来鉴定到了一类新称之为“tsRNA‘的小RNA上,最受瞩目的工作应该是去年年底在science上在线发表的那篇关于tsRNA介导跨代遗传的文章,这篇文章在去年年末引起国内外媒体的诸多关注,很多杂志都给了highlight,在此番影响之下陈琦博士还和自己以前的博士导师一起应邀在nature reviews genetics上撰写综述(已接受,即将online),要知道国内一年能在nature系列综述上发表文章寥寥无几,这可比发CNS难多了。有关science文章的详细解读请参看你遗传给后代的比你想象的要多——表观遗传的祖辈“原罪”一文。(PS:国内培养的博士没有博后训练直接被美国的高校聘请做PI的例子可以用罕见来形容,这个例子非常典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一种突破,希望陈博士在美国早日拿到终身教职,^_^。




很显然,生物圈内,没有接受博后训练在美国做PI的例子在华人中或许还有很多。目前在浙大生命科学研究院做PI的王立铭教授在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后,跳过传统的博后训练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曾担任独立PI,并获得4年100万美金的的研究经费支持,2014年获得“青年千人”计划支持后回浙大任教。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上海科技大学担任助理教授的黄鹏羽博士,他2008年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随后进入中科院上海生化细胞所惠利健研究员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2013年博士毕业后留所任助理研究员,2012年获得“吴瑞奖学金”,2014年入上海科大任PI,2015年获得国家“优青”项目资助。黄博士代表性的两项工作(2011年nature,2014年cell stem cell)是“建立了体外诱导小鼠/人成纤维细胞转分化为肝实质细胞的方法”。黄鹏羽博士显然也没有经过真正的博后训练,然后任PI,虽说不是在美国做PI,但是以目前上海科大的实力,它所聘请的PI显然也能达到一些美国高校的要求。


PS:国内博士毕业留原单位作为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和副教授的例子还是很多的,但这些往往还是在大PI的框架内做研究,谈不上完全独立,与真正意义上的独立PI相去甚远,一般可以被认为是Co-PI。当然不排除国内也有很多博士毕业后直接成为真正独立PI的例子。欢迎读者朋友在留言中举出一些有代表性的例子,BioArt根据具体情况可后续写一篇有关“不做博后在国内做PI”的文章。






温馨提示为鼓励BioArt的读者之间相互交流,我们基于部分读者建了BioArt全球顶级生命医学交流群,BioArt系列群成员主要为国内科研机构年轻的近百位独立PI(其中包括数十位长江学者国家杰青中组部青年拔尖人才、中科院“百人计划”、30多位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国家千人计划”创业人才、知名生物公司CEO国家优青青年973首席等)、知名期刊专职编辑国内外顶尖机构的博后(哈佛、MIT、剑桥、耶鲁、NIH、UCSD、贝勒医学院、MD 安德森肿瘤中心、德克萨斯西南医学中心、马普所、NIBS、港大、香港科技大学、协和医学院、中科院、清北复交浙等)和国内外优秀博士(包括6名吴瑞奖得主,其中以第一作者身份在CNS主刊发表文章的博士超过20名),欢迎生物医学方的而同行们群,博后和PI入群请加微信号:fullbellies并注明PI或博后博士研究生可加微信号:my-weixin-007入群,然后由群负责人邀请入群。本群实行实名制,加微信请注明姓名-单位-研究方向”,不注明信息一概不通过,入群后不修改群昵称将被移除


此外,BioArt还创建了“表观遗传学研讨”、“BioArt全球植物生物学研讨群”、“BioArt全球神经生物学群”、“BioArt全球代谢组学交流群”、“BioArt全球干细胞研究交流群”和“BioArt结构生物学交流群”。有兴趣申请入表观群植物群的请加微信号15652889998结构生物学群的请加微信号:Janrey-Fung干细胞群请加微信号:my-weixin-007神经生物学群请加微信号:forwardperse或lr527-1,入代谢组学交流群请加微信号:s13671638669入群请注明姓名-单位-研究方向”,不注明信息一概不通过,入群后不修改群昵称将被移除


BioArt,一心关注生命科学,只为分享更多有种、有趣、有料的信息。

关注请加微信号:Biogossip或长按下方二维码。投稿、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微信号fullbelliessinobioart@sina.com